切換到寬版
  • 569閱讀
  • 0回復

打工女崔偉娟:錯過愛情終無悔 [復制鏈接]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離線姓雅柏
 

仿古招呼站圖片

      寧可放下愛情,也決不丟下抱養的孩子。崔偉娟的命運因為自己這個決定而改變。
      
      這個來自平橋鎮紫凝村的普通農家婦女,在外省打工時,無意中與一個棄嬰對上了眼緣,從此“未婚先有娃”。近20年來,她的這一舉動因被視為“怪異”而一度不被人理解,嘗盡了冷暖、艱辛。
      
      崔偉娟一人默默承受,傾注一片深情,讓棄嬰擁有了完整的母愛。如今,那個在路邊差點夭折的小生命已經長得和崔偉娟一樣高了。
      
      8月中旬,杭州一所大學寄來了女兒的錄取通知書。盡管經濟負擔突然加重,但那一刻,崔偉娟覺得自己再多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路遇棄嬰心生憐愛
      
      21歲那年,崔偉娟經朋友介紹,來到云南省羅平縣一位天臺老鄉的企業打工。當時在羅平打工的天臺人為數不少,平時老鄉相互照看,崔偉娟過得非常開心。
      
      到羅平縣不久,崔偉娟就在街角遇到一個棄嬰。當時圍觀的人很多,待大家散去時,她把裝有棄嬰的紙箱抱回了宿舍。
      
      “我家在山區,家里很窮。剛滿周歲那年,我媽就拋下了我爸和我。”正因為這個緣故,崔偉娟對和她相似遭遇的棄嬰特別同情。
      
      抱回來的嬰兒肚子鼓鼓的,好像得了病。崔偉娟馬上抱去看醫生,開了點藥。那晚嬰兒哭鬧一夜,大家埋怨崔偉娟,崔偉娟也感到自己沒能力照看,就在第二天一早把孩子送去了民政局。
      
      無巧不成書,幾個月后,崔偉娟在當地菜場邊上又遇上了一個棄嬰。2000年6月1日,成了崔偉娟生命中無法忘卻的日子。
      
      那天,老鄉企業的一位老板娘夏大姐約崔偉娟上街買菜。沒走多遠,只見一家店鋪門口有幾個人圍著一個小包袱指指點點,包袱里不時傳出了幾聲啼哭。兩人便過去,近前一看,是個嬰兒,裹著當地特色的圍裙,里面的女嬰連臍帶都還沒剪。幾個圍觀人的說著“可憐”“罪過”,顧自離開了,店鋪里的人這時也忙自己的事去了。
      
      崔偉娟發現嬰兒的身上爬了許多螞蟻,心中騰起的愛憐頓時不可抑止。她回憶著當日的情形:“看到她那么可憐,當時自己的腳就邁不開了,只想著把她抱回去,把她喂飽再說。”崔偉娟拍打著圍裙上的螞蟻和塵土,執意抱回了孩子。
      
      記者聯系到仍在云南經商的夏大姐,夏大姐說:“偉娟的良心特別好,像她這樣還沒結婚的女人,看到這種情況誰敢去碰?”
      
      未婚女子當起母親
      
      在大家的幫助下,經過擦洗、喂食后的嬰兒露出了可愛乖巧的模樣。當時,崔偉娟根本沒有做好領養一個孩子的準備,只是看到嬰兒丟在路邊太可憐,一下子動了善念。
      
      因為要上班,崔偉娟沒法天天帶著嬰兒。帶了3天后,她打算把嬰兒放回原處。這時,就有天臺老鄉開口了:“現在如果你不帶,那就是從你手上扔的,要是有什么意外,那最大的罪孽就是你!”
      
      崔偉娟聽后心頭猛地一震:“是啊!要是又爬了許多螞蟻,要是下雨凍感冒了,要是被狗咬了……”她不敢再想下去。
      
      和每個姑娘一樣,二十出頭的崔偉娟也對愛情充滿了期待。抱了個嬰兒回來后,不只增加了自己的經濟負擔,更重要的是,一個妙齡女子帶個“拖油瓶”,以后還怎么找對象?而讓她難以忍受的是不知情的人傳出的風言風語。
      
      扔,心中不舍;不扔,將成累贅。面對小生命,崔偉娟內心糾結。
      
      因家貧,缺少母愛的崔偉娟早早就踏上了打工路,但她為人淳樸善良,從不抱怨命運。與嬰兒對視時,她仿佛看到了當年的自己。那一刻,她堅定了給小生命一個家的樸素愿望。
      
      崔偉娟是家中的獨女,抱養孩子是大事,但她沒有告訴父親。她說:“自己還沒有結婚,我爸肯定不會接受。”
      
      孩子8個月的時候,正好是春節。崔偉娟一來想回家看看父親,二來想試探一下父親對孩子的態度。但她不敢道出秘密,頭一回向父親撒了謊,說自己是替某個老板娘帶孩子。沒有“交底”之前,她父親對孩子寵愛有加,抱著不肯放手。
      
      那年春節后不久,崔偉娟讓孩子隨自己姓,正式當起了母親,并把撿到孩子的那一天當作孩子的生日。
      
      伴隨著孩子的成長,崔偉娟過得不容易。得知情況后,夏大姐說:“我有點后悔,那天要是不喊她一起去買菜,也就不會耽誤了她的終生大事。”
      
      廿年含辛熔鑄大愛
      
      崔偉娟沒讀過多少書,許多工作做不了。她懂得,不能只讓孩子吃飽穿暖,必須讓孩子接受好的教育,今后有個好的出路。
      
      很快,孩子3歲了。崔偉娟思考著把孩子帶回天臺,因為老家的教學水平遠近聞名。當中每一步,都有著諸多困難。所幸,很多熱心人給了她有力的幫扶。那一個個幫過她的人,她都把他們的名字或號碼存在了自己的手機中。
      
      回到家,崔偉娟不再隱瞞。她父親原指望女兒找個好人家,過安穩日子。一聽實情,當場就氣炸了:“你是不是犯了神經病?別人都知道把累贅扔了,你這樣子以后可怎么嫁人?你讓我這張老臉往哪里擱?”
      
      崔偉娟父親最擔心的事果然發生。原本有多個上門說媒的,現在一個個退卻了。有幾個不明情況的還說著難聽的話,取笑她父親。父親把氣撒在女兒身上,倔強的崔偉娟扭頭帶著孩子進了城。
      
      進城后,小精靈幼兒園的老師得知崔偉娟的遭遇,非常同情,他們用最低的收費標準,留下了孩子。就這樣,崔偉娟一邊打工,一邊照顧孩子,在縣城扎下了根。母女倆日子過得清貧,倒也其樂融融。
      
      時間一長,父親諒解了崔偉娟,接受了那孩子。期間,又來了多個上門說媒的,但對方幾乎都有一個要求,就是孩子不能帶著。崔偉娟說什么也不接受,孩子早已成了她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到后來,又有幾個人幫崔偉娟出主意,讓她把孩子送人,對方愿出數萬元不等的奶粉錢。崔偉娟聽后一笑了之,此時與孩子已有了爺孫感情的父親也不愿把孩子送人。
      
      女兒很聰明,在五六歲的時候,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她學會了比較,也在細細觀察身邊同學的母親,發現自己母親在飲食、玩具等各方面對她的疼愛一點都不輸其他孩子。
      
      女兒小學、初中都在縣城的學校就讀,這是一個山區貧困母親非常難做到的。崔偉娟吃過沒書讀的苦,她一心要讓孩子得到好的教育。說起媽媽為自己的付出,女兒噙著熱淚說:“我媽媽太難了,她是最偉大的!”
      
      女兒上五年級那年,崔偉娟在打掃時不慎從二樓跌落,傷勢嚴重。學校離醫院不遠,女兒一有時間就跑過來照料,幫媽媽做護理。下午一放學,背上書包不歇氣跑到醫院。在崔偉娟住院的2個多月時間里,女兒也一直陪她吃住在醫院。說起懂事的女兒,崔偉娟紅了眼圈。
      
      到女兒15歲的時候,崔偉娟才組建了家庭,而這時,這個“大齡剩女”已36歲。丈夫是送外賣的,收入不高,但對女兒很好,這讓崔偉娟非常欣慰。
      
      一個農家女、打工妹,她把最美好的青春年華,無怨無悔地給了一個沒有血緣的異鄉孩子。崔偉娟說:“我只是不想看到自己的遭遇重演,也為了讓和自己相似命運的女兒能過上好日子。”
      
      (原標題:打工女崔偉娟:錯過愛情終無悔,原作者:天臺報和合采訪組 茅蔚 葉倩文 張華恩。編輯 朱眉)
      
      
快速回復
限80 字節
批量上傳需要先選擇文件,再選擇上傳
 
上一個 下一個
      北京快3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