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到寬版
  • 500閱讀
  • 0回復

看綿竹城的前世 故城遺址成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復制鏈接]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離線程穎然
 

鄉鎮候車亭制作廠家

img: https://ss0.bdstatic%2e%63%6f%6d/70cFvHSh_Q1YnxGkpoWK1HF6hhy/it/u=2132633220,2985608740&fm=27&gp=0.jpg
      
img: https://ss2.bdstatic%2e%63%6f%6d/70cFvnSh_Q1YnxGkpoWK1HF6hhy/it/u=2984835182,3439216774&fm=27&gp=0.jpg
      
img: https://ss0.bdstatic%2e%63%6f%6d/70cFuHSh_Q1YnxGkpoWK1HF6hhy/it/u=3835793450,4047724428&fm=200&gp=0.jpg
      
      四川新聞網德陽10月12日訊(記者 周鴻)10月12日,四川新聞網記者從德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獲悉,第八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核定情況公布,四川共有32處文物保護單位入選。其中,綿竹故城遺址位列其中。至此,德陽市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增至11處。
      
      成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綿竹故城遺址為什么在旌陽區黃許鎮,而不是在綿竹市境內?它的前世到底是怎樣的?這些疑問再次成為大家的關注點。
      
      不在綿竹境內的綿竹故城遺址
      
      綿竹故城遺址位于旌陽區黃許鎮江林村、新龍村,東、北方緊鄰綿遠河,地處綿遠河西岸二級臺地上。1997年以來發現不少的“綿竹城”磚,初步確認該遺址即為漢晉綿竹城。
      
      其遺址主要分布范圍北至土將臺,南至龍安磚廠和上店子梁子,東至綿遠河,西至黃略公路西邊臺地邊緣,形狀大致呈不規則三角形,東西長約1200米,南北約長1000米,分布面積約60萬平米。
      
      2004年10月25日至11月20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工作站、德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旌陽區文物保護管理所對遺址進行了調查、勘探、試掘,發現了遺址的南北城墻。北城墻大致呈東西走向,現存高度為1.5—1.7米,發掘的城墻寬約20.7米;南城墻位于龍安磚廠和上店子梁子一線上,勘探中發現夯土遺跡,寬約30米以上。發掘中出土有繩紋陶片、花邊磚、銅器、陶俑、古錢、獸骨等。2007年成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諸葛瞻父子戰死綿竹就發生在現在的黃許鎮。”德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劉章澤介紹,“綿竹城”在古代是成都平原北大門,構成了防御成都平原的北部屏障。漢末至三國歷史上發生的很多重要政治和軍事事件都與“綿竹城”有關。綿竹故城遺址的發現對研究漢晉縣一級建置沿革、布局、規模等提供了實物資料。
      
      黃許“綿竹城”的消失或因兵禍
      
      不了解綿竹故城遺址的人,聽到這個名字都會以為遺址是在綿竹市境內,然而卻在與今天的綿竹相隔30多公里的旌陽區黃許鎮。
      
      史載最早的綿竹縣是在西漢高祖六年設置,治今德陽市黃許鎮。而現在的綿竹城一般認為是隋朝大業年間改名并發展起來的。那古今兩座綿竹城到底有沒有關系呢?
      
      對于綿竹故城遺址的變遷,綿竹地區地方志以及各種史料大都表示不清。劉章澤推測黃許“綿竹城”的消失應該是毀于兵禍。因為“這里發生過不少的戰爭,最出名的就是諸葛瞻父子戰死。”
      
      史料記載,炎興元年,諸葛贍、諸葛尚、張遵、黃崇、李球五員蜀將率七萬蜀軍將士為抗拒鄧艾血戰于此,后來五將全部是陣亡。
      
      戰爭導致大量人口死亡或者遷往其他的地方,黃許“綿竹城”逐漸的空虛。另外,從對位于黃許的綿竹故城遺址的發掘看,也能夠斷定當時的綿竹城在晉初就已經遭到廢棄。
      
      不過,在西晉初期,“綿竹縣”這一名字依然存在。
      
      陽泉與綿竹的分合
      
      金土村遺址可能是遷移后的“綿竹城”
      
      如果說是戰亂導致黃許“綿竹城”人口大量向外遷移,那這些人又是前往哪些地方呢?劉章澤認為,這些人是遷往了附近的陽泉縣。
      
      關于陽泉縣,在輿地志和宋書中都記載了該縣是從綿竹縣分出去的。雖然分出去的具體時間不明確,但可以確定是在三國時期。后來因為戰亂,于是“綿竹城”很多的人遷往附近的陽泉縣居住。
      
      根據對綿竹故城遺址的發掘看,“綿竹城”在晉初就已經遭到廢棄。但是西晉初,“綿竹縣”這一名字依然存在,且在晉書中反復提到綿竹,卻不見陽泉縣。
      
      “綿竹城的人搬到了陽泉居住,其治所也搬到了陽泉。”劉章澤猜測,晉書中的“綿竹”其實就是陽泉縣。只不過兩地又重新合并在一起,然后以知名度較大的綿竹命名。
      
      2017年11月,由德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四川師范大學課題組和綿竹市文管所聯合開展綿遠河.石亭江上游(綿竹)區域考古調查,發現了金土村遺址,時代為漢至魏晉南朝,分布面積達100多萬平方米。
      
      “這次考古調查還有一個重大發現,可能找到了一直不確定的陽泉故城。”劉章澤介紹,從時代、面積、地望分析,初步判斷遺址應該是陽泉故城。
      
      劉章澤說,初步看來,現今的綿竹城是經歷了黃許“綿竹城”、陽泉故城等演變而來。不過,金土村遺址是否就是陽泉故城,還需進一步考證。
      
      據悉,10月底,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德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等相關部門將委托專業的勘探機構對金土村遺址進行再次勘探,希望能夠找到關于陽泉故城的重大發現。(圖由德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提供)
      
      
快速回復
限80 字節
如果您提交過一次失敗了,可以用”恢復數據”來恢復帖子內容
 
上一個 下一個
      北京快3开奖图